低龄留美警钟重敲 中国留学生施虐同伴案开庭

2015年08月03日 09:16 来源:爱教网 我有话说

低龄留学生在国外的言行举止目前已经受到很多媒体大众的关注,而频繁的报道低龄留学生犯案的事件也让许多外媒对中国留学生产生很多的意见和看法。所以低龄留美警钟重敲 中国留学生施虐同伴案开庭的事件引起许多中外人的关注。

低龄留美警钟重敲 中国留学生施虐同伴案开庭

这是一起令人痛心的悲剧。27日,一起中国留学生涉嫌绑架施虐同伴案在美国再次开庭。因情节恶劣,涉嫌人数众多,案件备受各界关注。在中国大陆学生来美留学已呈浪潮之势,且留学群体日趋低龄的背景下,独自在美求学的华裔“降落伞孩子”群体种种缺陷与隐患,以及在极端情况下爆发出的人性之恶与校园暴力,为留学浪潮敲了一记震耳的警钟。

教师:她们是孤独且缺少监管的“降落伞孩子”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些富裕的台湾、香港家庭将孩子送到洛杉矶上学。这群年岁尚幼、离开父母独自在异国他乡求学的留学生被称为“降落伞孩子”。

此案中的受害者及其指控的施虐对象就是一群离开中国、“空降”美国的“降落伞孩子”。他们远走大洋彼岸,移居美国加州,就读当地学校,远离家庭父母。

有专家表示,低龄的留学生容易面临4种困惑。一是此前通过电影等间接渠道了解到,国外的生活时尚而自由,开始留学后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二是出国造成了原有生活圈的隔断,而新生活圈子,不习惯又无法融进,由此产生孤独无助之感。三是因为缺乏沟通,对周围事物顿生怀疑和不信任,怀疑出国的选择,怀疑自身独立生活与学习的能力,怀疑身边人的真诚。四是中美教育方式的差异使不少人难以适应。在克服这些语言、文化、教育等障碍的过程中,留学生容易出现挫败感。如这些挫败感无法消解,留学生们的心理易变得敏感、脆弱,为小事大发脾气,甚至产生怨恨和攻击行为。

有一些“降落伞孩子”,在新环境中如鱼得水,考上美国名校继续深造。但也有人不能成功应对新环境的挑战,在缺乏父母和其他家人持续关注的情况下,在负面因素的激化下,其所作所为极有可能酿成大祸。法院起诉书显示,涉案的14名中国留学生年龄在14~20岁之间,大部分为未成年人。上述3名刚刚成年的被告,其行为严重触犯了美国刑法,共受到6项绑架指控、2项折磨虐待指控和4项人身侵害指控。

安妮·斯卡拉诺是一名有着多年留学生教育经验的美国教师。斯卡拉诺女士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一些低龄的中国留学生不积极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在变得越来越孤立的同时,其小圈子的内部问题与矛盾也增加。而有的学校疏于监管,对学生也没有进行积极的疏导。

“我确信他们被孤独所折磨。”杨玉涵的代理律师雷福德·方丹称,“他们和其他中国孩子抱团,形成一个小圈子,并且没有人监管,无人可求助。因此事情会失去控制。”

法官:这让我想起《蝇王》

负责审理案件的托马斯·福尔斯法官称,案情的恶劣程度让其想起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英国文学家威廉·戈尔丁的代表作——《蝇王》。

亲历二战浩劫的戈尔丁洞悉战争的残酷与血腥,十余年教书生涯使戈尔丁也了解青少年的本性。出于警世的目的,出版于1954年的《蝇王》讲述了想象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一场核战争里,一群未成年人因飞机失事被困在一座荒岛上,由于人性之恶的膨胀,泯灭童真,失去文明和秩序,发生了互相残杀的悲剧。

被福尔斯法官视为“现世版《蝇王》”的这起案件,发生在就读于美国洛杉矶的中国高中留学生间。媒体报道称,此案性质之恶劣,手段之残忍,涉案人数之多,所犯罪行性质之严重,在美国刑事案件中亦属罕见,令人震惊。

今年3月30日,当地一所名为“牛津高中”私立学校,两名中国女留学生遭到多名同学拳打脚踢、扒光衣服拍照、用烟头烫伤乳头等施虐行为。此案共牵涉12名犯罪嫌疑人。6名被捕者中,张鑫磊(音译)、翟芸瑶(音译)和杨玉涵(音译)成年。6月18日,案件在洛杉矶县高等法院波莫纳分院开审。

戈尔丁发现,如果没有教师教育和及时制止,没有规章制度的约束,许多孩子就会打架斗殴,做出野蛮举动。

在这起案件中,人性之恶这个“野兽”显然已经挣脱束缚,酿成了令福尔斯法官为之叹息的悲剧。

留学生:需积极努力方可与本地学生打成一片

庭审中的一个细节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在法庭传讯时,上述3名被告都请了翻译。张鑫磊的代理律师邓洪表示,“他们多数在美国待了三四年,但平时还是说中文,英语交流仍存在困难,所以在法庭上需要翻译。”

邓洪与当事人的家长接触后发现,几名被告的家庭属于典型的中产阶级,“孩子的家长辛辛苦苦攒钱,在孩子十三四岁时,为了让他们避开国内高考等激烈竞争,将他们送到美国读高中。”

但邓洪强调,很多家长决定把孩子送到国外时,并未仔细了解国外的生活与学习情况,对孩子能否适应新环境也缺乏准确预判。在孩子留学期间,家长的交流通常集中在学习成绩上,忽视心理压力、交友等方面的关心和指导,而这些方面却可能是“降落伞孩子”最为需要的。

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县某公立高中就读的中国留学生王君(化名)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与美国本地学生要打成一片,相较与其他外来学生交往会更困难。因为他们有可能从小一起长大,从小学、初中到高中一直在一起。要混入这个圈子要有机会,比如选修相同的课程,参加同一个活动俱乐部等。这些就需要留学生要格外积极主动。”

在美国某私立高中已学习两年,将升入11年级的留学生李涵(化名)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中国留学生普遍成绩好,但融入却不太好,虽有因人而异的个人因素,但华人学生不爱社交、不积极主动沟通交流是一个重要原因。“不少中国留学生不太爱和其他族群交流,只在华人小圈子里面混,一边互相斗,一边还继续混,就容易出现冲突,矛盾容易积深。”

而美国高中没有固定班级与老师,所有课程均由学生自己根据自身需要自由选择。虽每个学生入学时会配有一个辅导员,但一般来说,除非学生有事主动咨询,辅导员主动找学生的情况不太多。

律师:多方面因素应对留学生安全负责

本世纪初以来,中国学生来美留学已形成一股浪潮。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专门研究留学的阿特拉斯项目6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在美国高校就读的留学生为886052人,来自中国大陆的高居榜首,占全部留学生的31%,超过排在第2至5名的印度、韩国、沙特阿拉伯及加拿大的总和。

数据还显示,在美留学的中国大陆学生人数已连续7年呈现两位数增长,其中高中留美学生增长则更加迅猛,从2005年的600余人增至2014年的3万余人。紧随这股中国年轻留学生的浪潮,美国一些私立高中纷纷增加收取中国学生的比例。美国媒体报道称,在“牛津高中”所在的南加州地区,招收国际生的私立高中比比皆是,中国留学生占比从10%到50%以上不等,且仍在不断增长。

涉案的“牛津高中”是一个台湾家庭开办的私立高中,主要面向中、韩等国家招生。该校140名学生,大多来自中国大陆。

邓洪介绍称,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的校园暴力现象,即“校园欺凌案”开始增多。高峰时期,每3个学生中就有一人受过同学欺凌。校园血案在促使美国社会反省枪支泛滥等问题的同时,也让更多人开始关注校园欺凌这一复杂现象。

邓洪表示,美国联邦政府和各地州政府正通过加强立法,从多方面遏制校园暴力行为。一是降低欺凌行为认定标准,除动手打人、吐口水、故意推搡、拍裸照等行为外,还把言语辱骂、口头威胁和在公众场合故意嘲笑他人残障、种族、性别、性取向、宗教信仰等认定为欺凌行为。二是学校对校园欺凌行为采取零容忍政策。三是加强父母管教子女的责任,如未成年学生因欺凌行为而被送到青少年法院,父母也将一并进入司法程序。四是加强对欺凌行为的刑事惩罚,如后果严重且施暴者有前科,即便是未成年人涉案,也可以当作成人刑事案件审理。五是严惩欺凌同伙,规定“共犯连带”原则适用于欺凌案件。

在6月18日的首次庭前会议中,对于绑架、折磨等重罪指控,3名被告均当庭表示不认罪。此次庭前会议,3名被告均到场,但应翟芸瑶的律师伊凡·弗里德(Evan Freed)以“医生仍未完成精神检查”为由的请求,法官同意将案件初审时间再推迟至9月9日。分析称,如以上罪名成立,被告最高可判终身监禁。

父母在把未成年孩子送到国外留学前,最好事先实地考察熟悉留学当地环境,孩子留学期间应多与其沟通,不可轻易送孩子出国后就放手不管。以上是小编整理的低龄留美警钟重敲 中国留学生施虐同伴案开庭全部内容,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爱教网!

爱教网二维码
关键词:
看完这篇教案后,您心情如何?
0票
0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