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寄宿生活有褒有贬 低龄留学多选寄宿家庭

2015年08月05日 09:03 来源:爱教网 我有话说

由于低龄留学热潮,许多小留学生来到国外学习。家长对孩子的生活自理能力有所担忧。在澳大利亚,澳洲寄宿生活有褒有贬 低龄留学多选寄宿家庭的决定并不能被影响,寄宿家庭对孩子的教育也是非常重要的。教育部门提醒,提供寄宿家庭服务并不是仅仅有一间空房子就可以开始寄宿的服务,还需要符合政府的相关规定、达到既定的标准。

澳洲寄宿生活有褒有贬 低龄留学多选寄宿家庭

据澳大利亚新快网报道,“本地人,家有空房且好客易于相处,有意成为寄宿家庭(Homestay)招收学生”;“帮国内朋友孩子寻找澳洲本地友好质优的寄宿家庭”……类似这样的广告不时见诸网络。澳洲实施签证改革以来,低龄留学开始升温,越来越多的小留学生赴澳读书深造,而随之“涨”起来的是:对当地寄宿家庭的需求,这也带来了许多商机。

据了解,澳洲本土有许多专门提供寄宿家庭服务的机构,一些机构针对不同留学家庭的需求推出不同的服务,为求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而记者采访了解到,更有一些当地家庭希望能够抓住这些商机,加入寄宿家庭的行列,同时也可以更好地接触不同文化。

现象-留学低龄升温寄宿家庭走俏

来自广东的15岁的小张日前刚刚在悉尼北区的叶坪(Epping)区的寄宿家庭住下,准备就读本地中学的9年级。虽然才来,但是他已经准备好今年12月回国和父母一起过圣诞,他说按照有关要求,他必须半年回国一次和父母一起度假,对于在澳洲的新家即将展开的寄宿生活,小张表示非常好奇和憧憬。

小张是近期赴澳或者即将赴澳的众多小留学生中的一员。如今越来越多来自亚洲国家的青少年被家里送到新州公立学校完成学业继而深造。最近的录取数据显示,现在已有3386名留学生在公立学校学习,而随着下半年北半球的学年结束,人数预计还将大幅上升。

根据有关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4)显示,中国留学发展呈现出明显“低龄化”趋势。新州公校留学生中国生源所占比例较大,而且人数持续增长。据记者了解,澳洲去年实施签证改革,7年级以上的小留学生可以获得学生签证之后,人数增加最多的是中国留学生,而在之前中国学生要完成9年级学业后才能申请到澳洲念高中的学生签证。以新州为例,中国留学生过去占了新州留学生总数的50%左右,但该比例现已增至60%以上。

与此同时,新州教育厅的统计数据显示,由于公立学校学位需求强大,在过去4年里,随着小留学生数量不断增加,对当地寄宿家庭的需求也增长了4倍。新州2010年仅有276个当地家庭接待寄宿学生,但在2014已经增至1129个。

按照新州的要求,未满18岁的海外留学生在本地入学就读,必须有合适的住宿和福利安排。学前班至小学4年级的留学生必须要有一位家长一直陪读。小学5—8年级的留学生必须和家长或者获准直系亲属居住在一起,9—12年级的留学生则可以住在获准亲属家或者寄宿家庭中。

水涨船高,随着越来越多的小留学生选择前来澳洲留学读书深造,对留学寄宿家庭的需求还将大为增长。

声音-寄宿家庭成香饽饽,教育部门提醒:准入有门槛

低龄留学热的到来,留学生对寄宿家庭的需求随之增长,寄宿家庭也渐渐成为一个新兴的行业。在一些华人论坛上或者一些广告中,不时可以看到有寻求入住留学生的或者寻找合适的寄宿家庭的信息,还有的是询问如何能够成为寄宿家庭等等。

据了解,在澳洲,成为寄宿家庭有一定的标准和准入门槛,寄宿家庭在硬件和软件上都要达到既定的标准,寄宿家庭的主人必须同意为未满18岁的留学生承担监护人/照料者的职责,而不仅仅只是因为有一间空房进行出租那么简单。

关于寄宿家庭在未成年留学生的学习生活中所要担负的责任,在政府的教育部门网站上可以查到。

另一方面,澳洲的许多学校会和多家寄宿家庭提供机构合作签订协议,让新到来的小留学生有更多放心的选择。这些学校会对新的寄宿家庭进行面试,检查他们照顾留学生的能力从而进行筛选。有的学校会每学期至少访问寄宿家庭一次,对所有寄宿家庭进行年度审查,以确保它们符合高标准。新州教育部门所属的DEC International也和多家能够提供一系列既定服务的家庭寄宿提供机构签订了协议。

在新州,寄宿家庭必须向与新州教育与培训厅签订有协议的寄宿家庭机构登记,同意让住在家中的所有18岁以上的成年人接受儿童工作检查(Working With Children Check ,WWCC),符合“寄宿家庭家长须知”中概述的要求,同意按照“寄宿家庭监护人/照顾者表”所述,担负未满18岁学生的监护人/照顾者的责任。

据记者了解,Working With Children Check这一标准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儿童和未成年人。澳洲政府对那些参与幼教或者从事一些与儿童或者未成年的教育和看护有关工作(不管是有偿还是义务工作)的人进行相关的背景调查。持有儿童工作的检查证明也是在澳洲从事任何与儿童或者未成年人相关的工作的前提条件,这一证明包括了全国犯罪记录审查和过往在工作场所中是否有不当行为等。

新州教育部门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华人移民赴澳,一些中国家长有一些澳洲本地的亲戚或好友,希望可以让孩子在这些家庭寄宿,这没有问题,9–12年级学生的家长可以提名自己所信任的亲朋好友成为自己孩子的寄宿家庭和监护人。但是新州教育部门也提醒这些家长应该注意两点:一是这些被提名指定的在澳华裔家庭同样也必须满足相同的寄宿家庭要求,才能接待这些小留学生们。二是从学生语言发展的角度出发,建议学生最好住在讲英语的家庭中。

应对-寄宿家庭推出VIP服务吸引学生

对于尚未成年离开家赴澳洲求学的小留学生来说,身处异国他乡,适应新环境、学习新语言、面对文化差异、完成好学业、融入本地社区并非易事。澳洲的寄宿家庭是一个合适的选择,有当地的一家人的支持并与当地社区有联系,会让初到澳洲的生活变得容易许多。而且对于未满18岁的留学生来说,他们必须有适当的住宿和福利安排,才能获得学生签证。

越来越多的小留学生们赴澳洲,在经济方面带来的利益也是非常可观的。澳洲本土的寄宿家庭服务提供机构除了提供安全、舒适、便捷、友好的住宿环境,还纷纷针对不同的群体特点推出不同的个性化服务,以吸引更多的学生进行选择前来就住。

记者了解到,一些已经签署了协议为澳洲各大专院校、各类高中以及职业技术教育学院(TAFE)学习的学生提供一系列落地服务的寄宿家庭提供机构等,在近几年都在服务内容上推陈出新和在质量上把好关卡,以期在服务方面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佳的水平。

有的寄宿家庭提供机构针对自己的客户群特点和客户的要求,将所提供的寄宿家庭分两类,一种是标准式的住宿服务;还有的则是贵宾式的寄宿家庭服务,这当然是限于澳洲的一些大城市内才提供的服务。这些寄宿家庭提供机构表示,因为有越来越多的客户有更高质量的寄宿家庭服务这方面的需求;而一些大城市内的一些家庭也愿意花额外的时间和精力来提供贵宾服务。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家庭也就被寄宿家庭提供机构精心挑选成为贵宾寄宿家庭。

标准式服务也就是市面上标准的寄宿家庭所提供的物质环境和关心支持,比如房间、基本生活家具、周一到周五的早晚餐、洗衣和洗浴设备,共享的家庭空间等等。但是贵宾寄宿家庭则除了提供标准寄宿家庭所提供的服务外,还会根据学生的需求提供一些额外的服务,比如提供独立卫生间、室内空调、本地电话服务(在租金里包含)、特殊饮食(比如有的是素食者或者有其他的饮食需求)、学习上的指导或者是其它特殊帮助指导(例如医药使用指导)、其它服务(例如帮助找临时工作、考驾驶执照指导或者上学接送等)等。当然这类贵宾服务也需要收取额外的费用。

有的寄宿家庭提供机构会努力打造自己的品牌,比如开展一些慈善的帮助中国一些贫穷落后地区等,或者是提供不限时间的免费国际长途电话等服务。还有的机构会提供全天候24小时的专业的电话支持和财产保险等。

各种寄宿家庭有不同的背景和文化,寄宿家庭中,有和入住小留学生年纪相仿的孩子的家庭,也有单身老人、有年纪较小儿童的家庭、老夫妇,儿女已经长大了离开家的家庭等等。对此有的寄宿家庭提供机构所提供的寄宿家庭通常有一个孩子,而且会与小留学生上同一所学校或者在同一个学区之内。

吐槽-寄宿生活有人赞有人弹

寄宿家庭一直是众多未满18岁的留学生抵达澳洲后生活和学习选择的一个主要方式。对于一些留学生来说,入住寄宿家庭带来安全感和归属感,在本地家庭的帮助下可以尽快熟悉当地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也可以更好地提高自己的英语。但是对于另一些留学生来说却未必如此。对于寄宿生活,各人感受自有不同。

就算是亲朋好友,同一屋檐下摩擦都难以避免,更何况是来自两个不同国家的人之间的相处,而且涉及到利益、彼此的责任和义务。由于文化背景、宗教、生活习惯等的差异,留学生和寄宿家庭之间发生一些矛盾并不鲜见。

有的留学生反映一些寄宿家庭的主人在餐饮方面有苛刻,在生活其他方面比如网络、洗衣机、卫生间等的使用以及带朋友回家一起玩等方面有诸多限制。这些让寄宿生活变得不愉快。

一名就读于悉尼某大学的中国留学生说,她曾居住的寄宿家庭规定超过晚餐时间15分钟就不留饭,有的时候因为交通问题晚了一些到家就只能饿肚子了。但是早餐有时主人准备得比规定时间晚半小时却无所谓。还有其他关于每周只能洗一次衣服等的规定也让人无法接受。

而寄宿家庭的主人同样也有话要说。有一位主人说,接待过的有的留学生在一些生活习惯上并不自觉,比如洗澡动辄45分钟以上,洗几双袜子就要开一次洗衣机,晚上开门关门十分大声、外出时灯也没有顺手关上等等,

榜样-中国留学生获表彰,不忘感谢“代父母”

从各大寄宿家庭提供中心所反映的情况来看,对比寄宿家庭主人和留学生经常问的问题来看,不少是关于彼此生活习惯的问题。有的生活事项如果一开始做好明确的规定,开诚布公谈妥然后彼此遵守会避免许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同样也有许多留学生和寄宿家庭之间相处融洽,成为好朋友,即便离开之后也仍然一直保持着良好的联系。对于这些一起居住于同一屋檐下的寄宿家庭的监护人,有的留学生会亲切地喊“爸爸”或者“妈妈”。这些“代父母”们是留学生在澳的监护人,负责学生的安全、学业、起居饮食和学校沟通等一系列的事务。

在2013年的新州国际学生年度大奖的颁奖典礼上,一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获得了大奖。当时新州副州长安德鲁·斯托纳(Andrew Stoner)给留学生们颁奖,表彰为新州的社区文化多元性做出努力和贡献的海外留学生。这位中国留学生和所住的寄宿家庭的夫妇一起参加的。

在发表获奖感言时,他感谢他的老师和朋友,还有给他提供很多帮助的寄宿家庭的这对夫妇。他邀请这对夫妇一起参加是希望能够和他们一起分享这一重要难忘的时刻,他把这对夫妇当作他亲密的朋友,也是让他尊敬的长辈。而这对夫妇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获得大奖一样激动不已。以上是小编整理的澳洲寄宿生活有褒有贬 低龄留学多选寄宿家庭全部内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爱教网!

爱教网二维码
关键词:
看完这篇教案后,您心情如何?
0票
0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