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理学院到综合大U

2015年12月29日 09:05 来源:爱教网 我有话说

从文理学院到综合大U,对于中国留美学生而言,转学是一件难且有些避讳的事情,但去到一个不适合的学校,逃避和忍受也不该是正确的态度。对于南京女孩陈丝丝来说,一段转学的“弯路”,因为坚持,因为争取,也变成人生中一段难得的收获。

从文理学院到综合大U

一直都在零度以上的南京,最近骤然降温逼近零度已经让人们瑟瑟发抖,各大商场里面的优衣库生意开始紧俏起来,尤其是德基底下那家最为火爆。

中国流行一句话:有一种寒冷叫做没穿秋裤。 好吧,这么说这让我想起了在上纽约州零下二十度的日子里。秋裤没有,有的却是一杯杯烈酒。

2012年8月28日,是我真正踏入美国东部上纽约州一个叫做Schenectady的小城镇的日子,怀揣着对大学四年的无限憧憬,选择了Union College(联合学院)来实现我的梦想,直到2014年5月15日收到来自纽约大学的录取信,整整两年,我知道是要走了。

从来没有后悔过选择的每一条路,不是Union,生活也本不该如此。

美国东部的暴风雪每一年都特别残酷,但在我心中,Union的冬天却有着特别的美。一夜暴风雪来袭之后,所有欧式教学楼像是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如果清晨起得早,在万物还未复苏之前,便可踏着第一缕阳光,有幸在操场上留下第一个脚印。

当大雪掩盖了所有灰尘,吸收了所有声音,整个校园都沉浸在雪白与湛蓝之中,似乎可以听见松鼠破洞而出、冰雪渐渐融化,和大自然所有最原始的声音。

每一场暴风雨后安静洁白的清晨,望着校园,都会觉得是Elsa生活在冰雪奇缘里面的城堡,这是一种加州人民永远体会不到的幸福。

就像严冬时期盼着青葱的夏天,而当烈日当空,湿热的夏天来临之时,又不禁想留了下来… 走过了Union的两个春夏秋冬,有过困惑,有过紧张,有过收获,有过满足,有烦恼,有执着,空虚寂寞冷占了一年的百分之五十,剩下的留给紧张的学习,满满的paper, midterm和游走在波士顿纽约高速公路上的兴奋与彷徨。

大一时候室友还是个美国人,叫做Megan。是一个人很nice并且拿了学校的最高奖学金的白人,她爱带朋友来宿舍聊天,并且热衷于各种party。

我们的关系也是很好,彼此分享着各自的小秘密。记得一次她得了红眼病,party回来躺在我怀里哭,我也是借给她我的肩膀,听她说着谁谁谁的吐槽,第二天,我也得了红眼病。

出于我接受不了美国人party的这种社交喝酒,为了给室友提供方便,也方便我自己,大一的时候我就已经养成了在图书馆呆到九、十点钟,等到室友去了party之后才回宿舍。

在这个落寞荒凉的小农村,不能KTV又不能下馆子的地方,不爱轰趴的我也只能默默的将青春献给了图书馆。

其实,很多人的想法大概是一样的。刚刚踏入二字开头的年龄,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如何在象牙塔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又如何能在纷繁复杂的文化中不迷失自己,成了我们这个年龄开始唏嘘的新烦恼。

烦恼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位置以及identity,不失为是件好事。

在心理学中,一个人只有在满足了食物、物质、安全的条件下,才会追求更高的个人价值。肯定的是,这个念头或轻或重,或享受或埋怨,或努力或挣扎,有些人为了改变现状去追求,有些人,为了忍耐学会了苦中作乐,比如,学会了喝酒,或沉浸在虚幻的游戏中,再或者沉迷更荒颓的生活。

对我而言,酒精过敏,无任何不良嗜好,选择来选择去,最后,我选择了梦想,让我幸好没有失去方向,并且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其实,梦想这个东西太过于冷暖自知,太多的时候只会觉得自己只是一个人在钢筋水泥中间的独行者,所以才会更加明白一句鼓励是多么重要,才会更明白那些愿意陪你做梦的人又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我的梦想就是转学。

而转学,敏感又禁忌的词汇,在留学生中显得避讳又被时常谈起。

中国人总有一句古话:既来之,则安之。所以,每每有这种想法的时候,都是一个人默默地,默默地承受,默默地摸索一条路。

我想记录下这一路走来的历程,想让那些和我一样有理想并且敢于将他们实现梦想的人有个伴儿。成长是要学会一个人承担,但如果有人能陪你一起追梦,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

一直很幸运的是我能有一个全校最nice的advisor,正因为他,我最后才能进入理想学校。

整整三个月,不仅仅要保持我的GPA,还要每天忙于申请文书和寄材料的事情中。我没有告诉身边的朋友我转学的事情,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满满的,坚持去gym,晚上12点之前一定睡觉,穿梭于学籍处,教授办公室,要成绩单,要推荐信。

2014年3月22号,这一天,我收拾了宿舍所有东西,寄走了最后一所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申请材料,所有转学申请也就此告一段落。

这时候已经被UIUC录取了,但我没有任何兴奋,因为我知道我不会去的,只是将录取信小心翼翼的塞进了书桌最底下的抽屉里。

上纽约州的春天来的特别慢,冬季一直延长到五月份,还是乍暖还寒,些许凉意夹杂着小雨,每天都是阴沉沉的天气。

低气压的天气让等待变成煎熬,等待的日子就是每天太阳一落自信心又被打击一次。

我爱踏着小雨,不打伞,走在校园的大草坪上,跟佐治亚的闺蜜聊天,就聊聊明年我们去哪里玩, 跟国内的朋友一通越洋电话,说说最近的心事。

朋友的话语就像是西部的阳光,这一分一秒的通话似乎能将上纽约州的所有凉意都带走。

再怎样也是要调整自己的心态,我开始计划Plan B,打算好了所有最坏的结果,开始申请学校的各个活动,申请学生会的职位, honor council的职位,并且打算冬季去法国交换,申请了暑期去壳牌和银行实习。

就在截止的最后一分钟我提交了我的法国交流申请书,没有proofreading,草草交了上去但句句写实。后来才听说那年这个项目竞争特别激烈,一个项目只能录取5个人,而我幸运的就是其中一员。

这个消息确实鼓舞了意志消沉的我。收到法国项目录取之后没过几天,好消息接踵而来。

5月8号,Brandeis发来了邮件,”Congratulations!” 屏幕上的字让我兴奋了好久,突然觉得又找到了自己,整整半年的努力有了回音。

又过了一周,收到纽约大学的录取通知,此时此刻我终于有勇气告诉身边的朋友还有我的导师。

17号,我便交了纽约大学1500刀的定金(包括宿舍定金),开始幻想在纽约大都市的生活了,总觉得这样才是大学。

又过了一周,全美23的南加州大学直接寄来了厚厚的录取通知书,“你被南加州马歇尔商学院录取啦!”这就是我一直向往的阳光、沙滩啊,最重要的是我的朋友们。最后,我决定放弃纽约大学1500刀的定金,去了南加大。

到此,2014年6月份,我的转学生涯圆满结束了。

临别那天还是深深的夏天,最后一次从gym走出来已是黄昏,和小伙伴道别回宿舍的路上,故意放慢了脚步,显得比平时沉重,仔细地去嗅着夏天的气味,听着耳畔吱吱的蝉鸣,望向宿舍楼前青葱的大树,仿佛一切都是最后一眼。窗口望向远处,小伙伴的身影越走越远成了一点,最终消失在金灿灿的落日余晖之间,忽地鼻子就酸了。

诗意的生活属于垂暮之年,年轻的生活就应该像纽约一样写实,应该去折腾,燃尽自己的热情去挑战,也是对梦想的尊重。

一辈子能经历几次轰轰烈烈的感情,能有几个推心置腹的好朋友,能去几个遥远的地方,能为自己呼吸多少次,能有几次真正为自己的梦想执着?

一年一年的时光过的永远比想象快,世界就是这样的,有的陪你永远,有的人陪你一段,能找到跟自己一起做梦的人,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至少有人一起同行,就足够了。

我们还年轻,就算选择错了,人生也不会毁了,人生的每一段路都有他自己的意义,关键是,你的选择是否基于自由意志。

回国之后,很多朋友微信找我,或者出去吃饭都在问关于留学或者转学的事情,我说的就是坚持两个字。

一个学校里面一定会有很多同学说要转学,但最后转走的只有几个人。这条路回过头来看其实不辛苦,结果在于有没有坚持。

努力过了,就不会后悔。一件事情,只要认定去做了,那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一口气,点一盏灯。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从文理学院到综合大U,希望对你有所帮助,更多精彩的留学资讯,请关注爱教网

爱教网二维码
关键词:
看完这篇教案后,您心情如何?
0票
0票